腾讯七年前端游“诈尸”出怀旧服,玩家:想玩个新端游就那么难?

分类:怀旧服 本文链接:http://wowdata.top/article/id/6868 更新时间:2020-09-11

这里是老胡放的广告,用于测试

自从《魔兽世界:怀旧服》意外获得好评以来,一年之间,市面上已经有十余款“经典网游”打出了自己将计划推出怀旧服的计划,并且已经有好几款游戏付诸于行动,用廉价的回忆再一次收割了已经步入而立之年的80、90后玩家所剩无几的情怀。

腾讯七年前端游“诈尸”出怀旧服,玩家:想玩个新端游就那么难?

不知不觉中,国内的网游运营商们似乎已经建立出了这样一种默契:只要一款端游上线时间足够有年头,不管停没停运、无论人气几何,只要套上了“怀旧服”的名义,就能附上情怀的味道,再次从沉积中发出一些声响,号召一批想要“追寻过去”的玩家回头去玩。此前《激战2》、《永恒之塔》都不外如是。在利益的催动下,现在事情甚至有些变得“畸形”起来——连腾讯曾经根本没有进行过“公测”的超级雾件《上古世纪》,都计划打着怀旧服的名义,大张旗鼓的进行宣传。

腾讯七年前端游“诈尸”出怀旧服,玩家:想玩个新端游就那么难?

《上古世纪》是腾讯众多网游中不那么起眼的一作。这款游戏诞生在网络游戏玩法高度成熟、市场份额不断被新型的电竞游戏挤压的2010年,在当时是一款以“自由度”为卖点的创新探索型网游。因为开发者的名声在外,迅速被腾讯以高价代理。但是自从2013年游戏开启首次测试后,游戏的弊端也暴露无遗——过于空泛的设想和不切实际的游戏玩法,让这款被寄予厚望的网游无聊乏味和必须无限开启N多小号才将将能够支撑自己成长需求的问题就将一大批玩家拒之门外。在悄无声息地进行了几年小范围封测后,《上古世纪》就被人遗忘,逐渐消失在历史的洪流中。

腾讯七年前端游“诈尸”出怀旧服,玩家:想玩个新端游就那么难?

可悲也可笑的是,就是这么一款从诞生就被判定为“不合时宜”的网络游戏,本来也没多少玩家基础的情况下,却在2020年已经过去差不多3/4的当下,竟然打着“怀旧服”的名号再度出现,试图“诈尸”?

腾讯七年前端游“诈尸”出怀旧服,玩家:想玩个新端游就那么难?

这种怪异的现象,让不少游戏玩家奇怪之中不免带些感叹:怎么现在出现的都是这样的“怀旧”端游了呢?我只是想玩个新端游而已,至于这么难吗?

腾讯七年前端游“诈尸”出怀旧服,玩家:想玩个新端游就那么难?

可现实太残酷。没错!就是这么困难。打开17173“端游公测表”,我们发现表里不是资料片打着公测的幌子老端游,就是短暂“死而复生”的老端游,而真正的新端游公测呢?抱歉,一款都没有。

腾讯七年前端游“诈尸”出怀旧服,玩家:想玩个新端游就那么难?

毫不客气的说,在2020年端游是一种“已经落伍、不适时宜”的游戏模式了。这并非指责游戏的内容玩法有所不足——事实上,端游至今为止仍是最能聚拢玩家、社交及复合娱乐性最强的游戏类型。只是,对于游戏开发商们而言,端游高昂的开发成本和不那么“明朗”的市场预期,让他们轻松地做出一个选择,放弃端游,“All in”移动端。

腾讯七年前端游“诈尸”出怀旧服,玩家:想玩个新端游就那么难?

大型客户端网游,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昂贵的游戏类型。一般的3A游戏大作只需要提供20到40个小时的体验就能让核心玩家心满意足,而一款大型端游,玩家们的游戏时间可能是几百乃至数千个小时……说到最新能称得上是端游大作的,还要追溯到了两年前——网易在2018年推出的《逆水寒》,开发了足足5年时间,仅开发成本就用了超过3亿元人民币,高昂的开发费用让网易老板丁磊都不免头疼,甚至在游戏上市时明确表示“这将是网易最后一款端游”,足见游戏开发费用让其心有余悸。

腾讯七年前端游“诈尸”出怀旧服,玩家:想玩个新端游就那么难?

除了高昂的开发成本之外,大型端游还需要超高的运营成本——传统角色扮演端游是一种“持续性”服务游戏,游戏上市后,开发团队要马不停蹄地对游戏进行后续研发计划,保证游戏的活性,而这除了资金投入之外,需要花费的精力和创意也远超大型单机。也许是因为“新”,《逆水寒》是目前唯一能够做到每周都有内容更新、每季度都有大型资料片更新的网络游戏,而问世这两年,游戏的主线剧情时长已经达到数十小时,而直线和奇遇任务则更加庞大——但这一切,却都离不开金钱和人力的堆砌。

腾讯七年前端游“诈尸”出怀旧服,玩家:想玩个新端游就那么难?

更加可怕的是,即便游戏运营商再勤勉,也难以满足玩家们的需求……大型端游是一种复合型的娱乐产品,不同的玩家对游戏的需求各有差异,而游戏的开发商却必须尽可能满足所有用户。同样的更新,探索型玩家和社交型玩家可能持有截然不同的态度,每次对游戏中职业平衡或副本难度进行调整,也必然会惹怒一批“既得利益者”。一款网游吸引的玩家越多,就越是众口难调。如果不是出于十足的喜爱,哪还会有开发团队会坚持做传统端游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游戏呢?

腾讯七年前端游“诈尸”出怀旧服,玩家:想玩个新端游就那么难?

2020年,中国已经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游戏市场,但占据市场份额超过六成的,却是移动游戏。传统端游这个曾经的巨人,已经渐行渐远,就连国内最后一款能够称为大作的《逆水寒》,也在今年5月突然宣布了将要推出手游产品的消息。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端游玩家们能够期盼的,其实已经越来越少了。

腾讯七年前端游“诈尸”出怀旧服,玩家:想玩个新端游就那么难?

倘若玩家们能够依靠的只有“怀旧”,那么也说明,端游这个游戏类型其实早已经在死亡的过程中了,不是吗?

上一篇:“母亲至上”,那些年全家一起的欢乐游戏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