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TA2小说:九死一生

分类:dota 本文链接:http://wowdata.top/article/id/6139 更新时间:2020-09-10

这里是老胡放的广告,用于测试

(作者:再见哈斯卡)

我曾听说过一个成语,叫做九死一生。

意思是,当你死了九次之后,就将会迎来真正的生。

DOTA2小说:九死一生

鼻青脸肿的兽王告诉我:“虚空假面,我告诉你:死多少次都没有用。因为决定生死的不是你自己,而是操纵你的玩家!”

我反问:“作为一个英雄,难道我们连自己的命运都没法左右吗?”

他说:“补兵、游走、打团、带线……所有的一切,都不是我们英雄能决定的,懂吗?我们不过是棋子。”

说完,兽王一瘸一拐地走远了。

“棋子吗……”

我喃喃自语。

“可有个少年曾告诉过我,我是他的希望。”

1.

在我刚加入DOTA战场的时候,就有前辈教导我说:“**脸,身为一个英雄,就要有英雄的觉悟——你知道是什么觉悟吗?”

那时我年少轻狂,满腔热血,答道:“所谓英雄,就是给黑暗中的人带去光明的存在!”

前辈狠狠训斥了我一顿:“英雄是绝对服从命令的棋子!让你走中你就得走中,让你去抗塔你就得抗塔,你只能服从命令!”

我挺着胸膛,反问道:“那么前辈,若是让你去送死呢?”

前辈鼓起肌肉,将战甲下的刀刃片片撑起,咬着牙,一字一字地说道:“斧王,绝不退缩。”

我沉默不语。

和前辈的这番对话,对后来的我影响很大。

我常常会陷入“棋子”与“英雄”的挣扎中。

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而战斗。

2.

我遇到过很多玩家。

他们也像我一样迷茫。

有的高中生逃课翻墙去网吧,有的大学生浪一学期学三天,有的无业宅男足不出户只会啃老打游戏。

他们的生活明明多姿多彩,却又显得昏暗不堪。

他们的人生明明正处于青春年华,却又仿佛行将就木的老人。

我也一样。

吃树圆盾补刀斧,优势路补兵,打出假腿疯脸大炮,打赢骑脸拉*,打不赢就大口吃*。

日复一日。

总是如此。

毫无意义。

无限重复的日子永远也看不到头。

我不知道,身为一枚棋子,存在的意义究竟在哪里。

自我挣扎到最后,也只能安慰地告诉自己:

“操纵你的玩家,他们的生活也不过就是一坨*,穷、丑、没工作、没女朋友、生活一片惨淡……你难道还能有他们惨吗?”

3.

“生活好难。”

某天,一个玩家突然对我说。

换做以前,我可能会表达对他的赞同,可现在的我,已经失去了全部的力气,只想做一枚没有思想的棋子,连一声“哦”都不愿意多说。

而下一秒。

玩家突然狡黠一笑:“但还好我牛逼。”

我愣了一下。

他是在笑吗?

强烈的好奇心,促使着我向屏幕外看去。

那是一个少年。

看模样,大概二十岁都不到。

他的牙不是很齐,但却笑得很好看。

透过他的镜片,我能看到,他的眼底有一团火正在熊熊燃烧。

那是我踏入战场以来,多年都未曾见过的火焰。

少年昂首挺胸,对他的同伴说:“虚空假面是我绝活。”

同伴问:“什么时候**脸又成你的绝活了??”

那时他年少轻狂,满腔热血,答道:“就在刚刚。”

4.

少年很像曾经的我。

对未来有着无尽的美好幻想,以为自己能做一个威风堂堂的英雄,在世界树崩塌之际,左手圣剑右手不朽盾,以盖世英雄的姿态下凡拯救世界。

可后来我终于发现。

所谓梦想,都是虚妄。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事实也的确如此:少年刚做出假腿,死;少年做出疯脸,死;少年不守高地硬憋大炮,被队友骂得狗血喷头。

这一局很快就被破三路了。

我心想,啧,又一个少年的英雄梦要醒了。

我是你的棋子,你又何尝不是局势的棋子呢?

正在读秒的少年,突然自言自语起来:“这一天我十八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还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

他的同伴扔下键盘,冲他吼:“对面马上就要虐泉了,你还在那里逼逼什么啊!”

我沉默地看着少年。

少年说:“我觉得我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

我所期待的眼中火焰熄灭的画面,并没有发生。

少年反而更加斗志昂扬了。

他说:“等着,看我大五个。”

我想要嘲笑他,你凭什么能大五个?

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我就被操纵着飞跃出泉水,跳进人堆中,抬起手释放了时间结界。

一,二,三,四,五。

正正好好五个敌人。

少年说:“我要暴走。”

然后他就暴走了。

5.

后来我真的成为了少年的绝活之一。

有人说他天赋异禀,有人说他满腔热血,也有人说他想法多路子野。

他和四个队友,组成了一支无名小队,四处比赛,偶尔打赢,偶尔打输。

那时我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永远不会变老的少年。

一个42岁的大叔,仍然保持着青春的心,和20岁的少年们并肩作战。

也许是被他们所感染,从那之后,我不再终日郁郁寡欢,每天斗志昂扬,期待着少年能够选我上战。

我也不再挣扎于“英雄”与“棋子”了。

因为我是谁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少年带我见过广阔的、光明的、充满希望的世界,所以我绝不能辜负他。

我要为他赢下每一局比赛。

我要保护他永远不被锤倒。

6.

少年和他的队友,一起登上了TI6的决赛赛场。

过五关,斩六将。

人们把曾经夸赞他的溢美之词,又重新翻出来讲了一遍:天赋异禀!满腔热血!想法多,路子野!

可没有一个人讲到了点子上。

因为他们是少年。

他们就是希望本身。

在一片颓败之势中,少年和他的队友们,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

大厦将倾之际,他们力挽狂澜,拯救荣誉于水火之中。

所有观众都在高声呼喊他们的名字。

所有来自四面八方的呐喊声汇聚到一起,就道出了一个振聋发聩的名字:

“Wings”

看到少年高高捧起冠军盾,那一刻,我也跟着他一起傻笑。

7.

赛后。

过了很久,少年都没有来找我。

我想他一定是功成名就、衣锦还乡,所以再也不用靠打游戏来证明自己了。

我很欣慰。

在为他骄傲的同时,我还有一丝失落。

因为他离开我,仍旧是冠军;而我离开他,什么也不是。

我不再是他手下那个载满翻盘希望的绝活英雄了。

我变得跟以前一样,终日在刷与等待复活接着刷中,虚度人生。

我又变回了一枚黯淡无光的棋子。

8.

后来少年终于找到了我。

他说好久不见啊。

我看着屏幕外的他。

发型凌乱,眉头紧锁,体态疲惫……和那些“人生中的棋子”型玩家,并无二样。

我沉默许久,叹了口气。

“都怪我没保护好你。”

少年笑了笑,说:“你已经做的很好了。5下晕3下,我想永远都不会有人忘记你为我做的这一切。”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少年说:“Wings战队解散了,我和我的队友们也走散了。”

少年说:“我本以为只要我足够强,就一定能实现自己的梦想。可直到最后我才意识,如果没法成为自己想要的样子,那和棋子又有什么分别?”

少年说:“生活好难啊。”

我期待着他能说出下半句:“还好我牛逼。”

可是他没有。

他失掉了往日的神采,变得沉默寡言。

我叹道:“曾经我也和你想的一样。记得吗,后来是你给我带来了希望,让我知道原来我不仅是一枚棋子,我也可以成为你的英雄。也许以后……”

我还想接着说下去。

但少年打断了我的话:“别说了。出兵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我们先把这一局赢下来。”

9.

少年消失了一段时间。

那段时间,他和昔日队友重组到一起,却仿佛貌合神离,最终还是难逃各奔东西的命运。

那个40多岁的大叔,也终于放下年少时的执念,成为了不再发光、掉到人堆里就找不出的普通大叔了。

我把一切尽收眼底。

心里仿佛有一万个遥控炸弹同时爆炸,又好像是竭心光环在一秒一秒撕扯着我的灵魂。

我眼睁睁地看着少年离开职业赛场,眼睁睁地看着他放下身为冠军的荣誉做起了直播。

有人为他惋惜,也有人破口大骂。

只有我真正替他难过。

他和我一样,不想做棋子。

他曾是个少年。

他想做英雄。

10.

浑浑噩噩的日子过了很久。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周围的英雄们换了一茬又一茬。

巨牙海民、恐怖利刃、潮汐猎人上战场最勤快,幽鬼、米波、灰烬之灵一次都没能上场。

轮到我上场的时候,我抬头看了一眼标识,才觉得恍如隔世:哦,原来又打比赛了。

可是比赛又有什么意思呢。

稳妥的刷钱、稳妥的带线、稳妥的肉山团……一切都按部就班的来,一切都显得那么没劲。

根本就没有我发挥的空间。

我开始怀念起两年前的那群少年了,他们想法多路子野,他们敢选敢打,他们团战拉扯美妙如画。

可惜他们走散了。

我亦不再是英雄。

11.

等等。

我好像看到了一个人。

那个人很像他。

他的眼中好像燃烧着一团火苗。

错不了。

就是他。

Wings. shadow,让我永不能忘的那个少年。

可是他好像寄人篱下,bp给不了意见,打团左右不了局势,唯一能做的就是稳妥的刷刷刷。

我甚至有些怀疑自己。

是我看错了吗?

印象里的那个少年,完全不是这样。

他应该鲜衣怒马,他应该意气风发,他应该挥斥方遒……而绝不会像这样丢失自我。

少年当初和我说的话,又一次浮现在我的耳边:

如果不能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和棋子又有什么分别?

我远远看着少年的身影,不禁叹了口气。

12.

少年打输了比赛。

他消失在了我的面前。

我很难过。

朋友们都劝我看开点,毕竟生活本来就是很难的。

我说:“还好我牛逼。”

兽王:“你在说啥?”

我咧开嘴,笑着又说了一遍:“还好我牛逼。”

兽王摇了摇头,说我最近有些神神道道的,不再理我,转过身提着斧子就走了。

我坐在冷板凳上,仰着头大笑不止,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少年的这句话:

“还好我牛逼。”

他再也不会来拯救我了。

我再也没法成为英雄了。

13.

尘埃落定,冠军已定。

我站起身来就打算离开,兽王却一把拉住我:“别急着走。”

我反问:“比赛都打完了,不走留在这干嘛?”

兽王用斧子指向天空:“留在这等Wings啊,过会有一场表演赛。。”

我愣了一下,缓缓低下头:“这个名字,我已经好久没听过了。”

兽王:“我知道。这么久以来,你的一蹶不振全都是因为这个战队的没落……而现在,你能亲眼见证他们的回归了。”

他拍了拍我颤抖着的肩膀。

“Wings的回归吗……”

我深吸一口气,抬起头,顺着兽王的斧子仰头看去,一排熟悉的大字正浮于天穹:

“请Wings战队挑选英雄。”

刹那间,热泪盈眶。

14.

shadow最终还是没有选我上阵。

他选择了小鱼人。

兽王介绍说:“这个模式叫做死亡随机,英雄死亡之后就强制离场,换一个新英雄上去。”

我问:“那我可以上去吗?”

兽王说:“不可以。死亡随机的顺序,在开局的时候就已经定好了。你看那里排的队,已经有七八十个人了,你必须按照游戏规则来。”

我看向shadow身后的英雄——

即将上场的斯拉克、跃跃欲试的痛苦女王、盘旋在空的死灵飞龙……一眼望去,队伍长得看不到头。

我问兽王:“难道真的没我吗?”

兽王说:“我以为你会问我斯拉克偷的敏捷会不会继承,或者问我前一个英雄的装备会不会传给下一个……没想到你只有这么一个问题。唉,别想了,算了吧。好好看比赛吧。”

我抬头望着Wings战队那展开的双翼,不甘心地咬了咬牙,半天才说出一个字:“好。”

15.

比赛开始。

斯拉克配合队友,连杀数人,身负重伤下场,换痛苦女王上阵。

斯拉克路过我身边的时候,说:“你一直要守护的那个人,还挺厉害的。”

听了这话,我比自己被夸还要高兴。

场上局势瞬息万变,痛苦女王、死灵飞龙、树精卫士、末日使者等英雄,你方唱罢我登场,开局时的优势,也逐渐被对方队长手下的石鳞剑士给化解了。

娜迦海妖接过末日使者的接力棒,走进温泉,等待上场。

我连忙追上末日使者,问:“场上情况怎么样?Wings赢面还大吗?”

末日使者把巨刃插在地上,睥睨着我,问:“你没看比赛?”

我解释说:“因为我没有亲自上场,所以不知道他们五个人的具体情况。”

末日使者上下看了我几眼,评价说:“赢面不大。他们的默契不如敌人。”

然后抽出巨刃,转身离开。

我赶忙把目光移向战场。

娜迦海妖正扭动着身躯,缓缓出门。

“加油啊,”我暗自捏紧了拳头,“虽然我不能上去帮你,但你可是最牛逼的啊。”

“你一定要赢啊。”

16.

娜迦海妖高声歌唱,打断了敌人的一切意图,Wings五人迅速清掉暗影萨满的群蛇,紧接着打出了一波完美团战。

兽王用胳膊肘戳了戳我:“喂,你看到没?他们真的很厉害。”

我死死盯着战场:“他在等我。”

兽王愣了愣:“什么?”

我放慢语速,一个字一个字地说:“他,在,等,我。”

兽王诧异道:“你怎么知道他在等你?”

我连眼睛都不愿意眨一下,仍旧死死盯着战场:“因为他要出散失了。”

兽王噗嗤一笑:“娜迦海妖有分身,出散失不是很正常吗?凭一件装备,你就能断定他在等你?”

我说:“对。他在等我。”

“你魔怔了。”

兽王摇了摇头,不再和我说话,专心看比赛。

17.

战场中,上路野区团战爆发,娜迦海妖倒地而亡。

战场外,混沌骑士牵着天劫,摩拳擦掌等待上场。

兽王一拍大腿:“完了,这波要灭。你觉得呢?”

“我觉得Wings可能会输掉这场比赛。”

兽王:“哎,不过下一个上场的是混沌骑士,这个散失出的也没问题。”

“有问题。”

兽王:“混沌出散失又有什么问题?”

“不是混沌的问题。是对面船长的问题。他太肥了。”

兽王惊呼道:“卧槽,他在出圣剑?!”

18.

Wings果然招架不住。

在圣剑的绝对暴力面前,再好的拉扯也形同虚设。

接下来上场的暗影恶魔、莱恩更是无回天之力。

兽王提了提斧子,跟我道别:“该我上场了。祈祷我能在圣剑之下开出大吧。”

我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手上的战棍也突然变得滚烫无比。

我握紧武器,问:“游戏规则真的无法打破吗?”

兽王停下脚步。

“Wings战队无法打破他们世界的规则,我们也同样无法打破我们世界的规则,因为我们都是棋子。所以,答案是:游戏规则真的无法打破。”

“可英雄就是要打破规则,给黑暗中的人们带去希望的。不是吗?”

兽王沉默。

我问:“你为什么不敢回头直面我?”

兽王的肩膀颤抖了几下,然后回过头。

我说:“抱歉。”

他问:“为啥要道歉?”

我说:“因为这个。”

手里的战棍从下方挥起,打在兽王的下颌上,巨大的力道把他直接打晕了过去。

我跨过兽王的身体,穿行在众行尸走肉般的英雄间。

“现在你已经死了九次,只要再多死哪怕一次,你们就绝无翻盘的希望了。”

船长已经更新了大炮,一刀暴击1600。

“你知道吗?我花了很久的时间,才搞懂你曾说过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如果没法成为自己想要的样子,那和棋子又有什么分别?”

我走到温泉的入口。

“以前是你从黑暗中把我拯救了出来,让我觉得,只有当你选择我的时候,我才能摆脱棋子的身份,成为你的英雄。”

shadow正等待着我的上场。

“该我来拯救你了,我的少年。”

他眼底的那团火苗,倏地熊熊燃起,变成一团赤红色的烈焰,放出无穷尽的光芒与热量。

他变回了从前我所熟悉的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

少年说:“终于等到你了。”

我说:“让你久等了。接下来,开始翻盘吧。”

19.

在全场观众的呐喊声中,我与少年合二为一,先后斩杀敌方数员大将,局势终于得到些许缓和。

四个队友也终于找回当年的默契,在实力不如对面的情况下,靠着拉扯打赢了一波又一波的团战。

“这还远远不够。”

我和少年异口同声说,随即会心一笑。

我们的默契,也一如当年。

“圣剑大炮船长的威胁不消,就难以翻盘。开雾吧。”

胜败在此一举了。

我绕到敌方后部,发现了船长,毫不犹豫地跳上去开大,配合斯拉达的大招,几下就把满血船长秒了。

捡起圣剑。

全场呐喊。

缴获圣剑后,敌人就彻底失去了抵抗能力,任由我们宰割。

最终我们一鼓作气赢得了胜利。

随着敌方基地的倒塌,“Wings战队取得胜利”的标志,高高悬挂在我的头顶。

我抬起头,久久地看着这句话,不禁痴痴地笑了起来。

笑着笑着,竟笑出了眼泪。

我没想到,这么久过去了,还能再次见到熟悉的这句话。

20.

赛后。

少年放下鼠标,攥紧了手心。

他望着电脑屏幕,半晌,才自言自语道:“我知道,不是我选择了你。”

“是你选择了我。”

队友们在房间外催促道:“干什么呢,搞快点!要上台了!”

少年道:“来了!”

说完,便离开了电脑,向他的队友们跑去。

电脑屏幕中,一个手持战棍的英雄,正似笑非笑地咧着嘴角,目送少年的离去。

完。